您的當前位置:主頁 > 文學頻道

黃建生的印象

2020-02-11 11:08:11 來源: 鄧醒群


對于偉大的攝影作品,重要的是情深,而不是景深。

——皮特.亞當斯

image.png

春節本來就是喜慶的。

但,庚子年的春節卻因武漢爆發新型冠狀病毒而封城,給喜慶的節日蒙上了一層陰影。為阻止疫情蔓延,全國各地紛紛采取有效措施進行防控。

他接到了全體民警取消休假立即返崗,投入到抗擊疫情的戰斗中去的通知;他銳敏地洞察到這又是一場硬戰。于是,他拿起了手中的相機,拍下民警為打贏這場保衛戰的每一個點滴。

在基層,大小事都會有警察的身影,他作為既是警察的一員,又是一個出了名的攝影家,雙重身份的交疊,在重大案事件現場,他的身影就從來沒有缺席,這是一個攝影家的責任,更是一個警察的擔當。

他胸懷忠誠,肩負使命,眼中閃耀著愛和智慧之光的人。

他是一手拿槍維護社會公平正義,一手用相機為歷史留痕。

他用槍的瞄準鏡捕捉疑兇,用相機的取景器捕捉逝去的時光。

扣動槍的板機與按下相機快門意義不一樣,但,在他心中情懷是一樣的?!坝孟鄼C表達人類心靈最低層的東西,啟開原本在每人內心深處的本性,熟悉的事物不可思議面,不可思議事物的熟悉面?!睆钠匠5娜兆又邪l現不平常的事,并用鏡頭忠實地記錄下一閃而過的光與影。無論是拍攝工作中的警察,還是拍攝家鄉的風光,他在給人帶來視角盛宴同時,也震撼著心靈。特別是在2019年“6.10”連平上坪遭受百年未遇的特大洪災中,他隨警作戰,深入現場,用鏡頭記錄下多張民警搶險救災的瞬間,這些照片彌足珍貴。

image.png

他的照片有著無窮的魅力和潛在的力量,透過他為戰友們所拍的照片,重現當時的案(事)件現場,警察職業的特質在照片中躍然而見,這些照片全無擺拍或虛構。

讀著他抗洪救災的照片,仿佛身臨其境……

災難,突然而至,在千鈞一發之際,警察率先趕到現場,為轉移受災群眾,他們把個人安危置之度外,穿越泥石流封鎖的道路,沿著繩索飛越洪流滾滾的江面,及時轉移了受災人員。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斗中,他顧不得頭頂的滾石、腳下的塌方、洪水隨時沖過來的危險,按下手中的快門,為搶險救災的戰友拍下了一張張照片。這些驚心動魄的場景定格在鏡頭,看到這些照片,人們對警察多了一份理解,多了一份支持,敬意油然而生!

他說,他是含著淚拍攝“6.10”抗洪搶險的照片的,那也是他從警以來最難忘的一次經歷。在救災現場,戰友們在齊腰的洪水中沖進隨時有可能倒塌的房子,救出被圍困的老人和小孩,背著孩子爬過被泥石堵塞的道路,手腳劃傷、流血全然不顧的情景,深深地觸動了他。為了不錯過現場每個情節,力求把戰友們在搶險時的每一個舉動都拍得更加真實,他顧不上鏡頭被雨水淋濕,不停地按動快門。在照片展出時,被救的群眾說,警察是他們的再生父母,到公安局要尋找救他們的民警當面致謝。

他,總是滿懷赤子之情,工作之余,人們還在夢鄉里,他已經在九連山上架起了相機,為拍一幅家鄉日出美景而守候;休息日,他背著相機行走在鄉村街頭,用鏡頭追尋過往時光的印記。

當九連山的自然風光、構造奇特而神秘的百年客家圍龍屋等人文歷史景觀,通過相片展示在世人的面前,素有“香格里拉”之稱的連平,讓更多的人神往。

他的行動已經超越了職業的職責。職業內涵的延伸,洋溢著一個人民警察對大自然的贊美,飽含著對家鄉的熱愛,這些都是發自他內心的,并成為一種自覺。

警察,被賦予著大多的尚武形象;而從他的照片中,人們會發現,原來警察的專長不止于持槍緝兇抓壞人。

他用鏡頭詮釋了新時代警察的形象。

著名詩人溫遠輝說:“有人用眼睛來寫詩,有人用心來寫詩,我更認可用心來寫詩的人”。攝影也是一樣,用心來攝影的人,技術就顯得不重要了;能讓人接受并能傳世的攝影作品要具備人性的關懷,這樣才有生命力,沒有生命力,即使用再好的技術拍出來的也只是圖片而已。

他是用心來攝影的人。他的照片散發著溫度,閃耀著人性的光輝。

由此,他的照片不斷獲獎也是實至名歸的事。

他是連平縣公安局的黃建生,一個九連山下土生土長,有山一樣堅挺而執著的人,曾經服役于云南武警邊防部隊,脫下軍裝穿上警服,有著27年警齡的民警。

槍與鏡頭有各自的使命,他卻將兩者融為一體,揮灑自如,用鏡頭為人民而歌,為警察而歌,把金盾擦得熠熠生輝。


編輯:梁軼倫
    上一篇:帶著春天的希望,出征
    下一篇:沒有了
    數字報
    Top 峪科配资